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薛河 > 滕州市和微山县境内的一条河)

http://louisgagne.com/xh/200.html

滕州市和微山县境内的一条河)

时间:2019-07-05 05:20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是一个多义词,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(共3个义项)

  滕州市和微山县境内的一条河

  ▪西安科技大学学报副主编

  ▪原商务部直属机关委员会副书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(滕州市和微山县境内的一条河)

  薛河,古称薛水,是源自山亭区,流经滕州市、薛城区和微山县境内出名的大河。沿途流经庄里、坝上、辛庄、沙庄、鲁桥(鲁封桥)、后湾、奚村(奚邑)、皇殿等村。薛河又称十字河,总长81公里,总流域面积960平方公里。

  滕州市和微山县境内

  《滕县志》

  总流域面积

  960平方公里

  据明万历十三年《滕县志》载:薛河,其源本西江,水出自宝峰山东诸山泉,南过青莲步、将军步,左过高山西折过山亭,纳永丰、凤凰二泉(二泉水皆出自薛河南岸山麓入焉),又西至于薛山名为薛河。受悟真岩茶泉,循悟真岩南至于云龙山会东江水(东江出自湖陵山);西流至吴戬山下伏不见,过铁脚山至柳泉涌出,至观山前潴为濯笔渊,至于云龙山入西江水同为薛河。南至于新蛟台折而西,经昌虑城南陶山下潴为刁潭;西纳玉花泉水又西纳沂河水、三山泉水,西南迳丰山东过官桥,迳薛城至于东邵,在微山纸坊入于老运河,旧经山阳湖,从金沟入泗。

  古薛河是一条汗青的长河,也是鲁南地域的母亲河,她孕育了中华东方文明,缔造了北辛文化;她孕育了东夷妊薛氏族,缔造了古薛文化;她孕育了诸多先贤俊杰,缔造了华

  夏鼻祖文化。在古薛河两岸遍及了稠密的先秦文化遗址和古国方城,从7300年的北辛文化,到五六千年的大汶口文化;从四五千年的龙山、岳石文化,到夏商周;从上游的虎国於菟城,小邾国倪犁莱城,中游的滥国昌虑城、薛国薛城,下流的上邳国虺(欢)城、戚城等等,上下五千年,延延绵绵不竭代,继继绳绳有成长。

  穿越汗青时空,溯流七千年前,遥望北辛先民,从莽莽山林中走出来,选择了薛河中游这片河岸高地假寓,一个伟大的母系氏族部落在这里繁殖生息,缔造了最早的农耕文明。沿着薛河故道,聚焦在西康留这片奥秘的地盘,五千年前,第一个父系氏族社会在这里构成,最早的古国、古城在这里呈现,一个准国度性质的部落联盟核心在这里确立。让我们披经历史,瞻望四千年前,造车开山祖师奚仲受封于薛地,因而,这里也就成了我国最早的车船制造基地,成为交通最为发财地域。三千年前,奚仲的十二世孙仲虺又在这里辅佐商汤开国,成为薛族的又一个伟大首领,前掌大遗址出土的精彩文物见证了这一期间的灿烂。让我们回望汗青,二千四百年前,古薛又成为齐国的领地,齐相田婴、田文的封地,他们父子在这里扩固薛城、焚约市义、成长商贾、招贤纳士,成为一代贤相,留下千秋美谈。两千年前,汉刘邦和楚霸王在古薛城会盟,奠基了大汉基业;更有薛人叔孙通、公孙弘为汉室山河的巩固成长立下了不朽的功勋,做出了杰出的贡献。

  薛河仍是汗青上最早的运河,也是后来京杭大运河的主流。早在春秋末年,以薛为首府的徐州,计谋地位主要,水陆交通发财,为兵家必争之地。吴王夫差北征,在鱼台、定陶间开挖河水,以沟通泗水和济水的航运。而毗连泗水的薛河,就成了其时的“薛王河”;宋元当前,又成了毗连薛地的“运粮河”。现在,薛河两岸遗址犹存,有“仓留粟谷以备战用”的大小康留村,泊船的仓留坝和屯粮的“晾米台”遗址,薛国故城表里的浩繁称“仓”的村庄。遥想昔时,在薛河道域这片富庶的地盘上,两岸囤积着各色各样的仓储粮草,河中交往穿越着许很多多的运粮船队,然后转入泗水运道,驶往京城。四百年前,为了包管京杭大运河的漕运平安,在北辛村西把薛河开主流向南,注入微山湖时和泇运河交叉构成十字河;新中国成立后兴修水利,1958年又在北辛村东筑坝,向下流开挖了新河称为新薛河。因而,北辛文化发祥地,也就成了新老薛河的分水岭,十字河的交汇点。老薛河,从北辛村后蜿蜒向西静静地躺着,从她弯曲的身躯上,积淀着厚重的汗青文化,见证着汗青沧桑;新薛河,从北辛村前浩浩大荡地向西南流淌着,承载着一路欢歌,弹唱着新时代的乐章。

  古薛河的宿世此生

  薛河古称薛水,是枣庄境内出名的大河,属十字河道域,全长81公里,流域面积960平方公里。据明万历十三年《滕县志》载:“薛河,其源本西江,水出自宝峰山东诸山泉,南过青莲步、将军步,左过高山西折过山亭,纳永丰、凤凰二泉,又西至于薛山名为薛河。受悟真岩茶泉,循悟真岩南至于云龙山会

  东江水;西流至吴戬山下伏不见,过铁脚山至柳泉涌出,至观山前潴为濯笔渊,至于云龙山入西江水同为薛河。南至于新蛟台折而西,经昌虑城南陶山下潴为刁潭;西纳玉花泉水又西纳沂河水、三山泉水,西南迳丰山东过官桥,迳薛城至于东邵,入于微山湖,旧经山阳湖,从金沟入泗。”这段文字细致记实了薛河的泉源、流域范畴、流向等。

  薛河的泉源有两大主流,一支是西江,河水源自山亭区的水泉、辛召;一支是东江,河水源自山亭区徐庄镇的米山顶。两大主流在山亭区山亭镇海子村汇合,经滕州市羊庄镇、古昌虑城折东向西流去。薛河道出东江慢慢下行至二十公里处即是滕州市羊庄镇的土城村,这里曾是汗青上滥国的国都。公元前643年,邾国国君叔术来滥立国并成立了国都。跟着汗青的演变,汉初为昌虑县,公元198年(汉献帝建安三年)设昌虑郡,直到隋朝时才将昌虑划归滕地。 薛河出土城村绕陶山半周向西流去,河面到山北俄然变宽,集洪流于此,本地人称之为“范蠡湖”。湖一侧至今仍有一座土台,人称“垂钓台”,相传为范蠡垂钓处。我骑着摩托车来到距陶山不远处的范村,村中范姓村民自称是范蠡的儿女。据村中的老者说:前些年范村附近出土了一通石碑,碑上刻有范蠡像和十几个清晰可辨的笔迹,现这通石碑已不翼而飞。 遥想春秋期间,越国范蠡协助越王灭吴后厌倦了纷争奔波、钩心斗角的宫廷糊口,遂携美女西施一

  起退隐。才子佳人乘一叶扁舟,春风满面沿古运河北上,行至其时的昌虑国时,看到这里山清水秀风气憨厚,就在此隐居,寄情于山川,过着安闲自得的布衣糊口。范蠡与西施形影不离、相濡以沫,一路牧羊于陶山,一路在山上开坛讲学,给附近的村民教学经商的事理。因为范蠡、西施勤俭持家,运营无方,遂成巨富,自号陶朱公。本地苍生尊他为“财神”、“商圣”。在昌虑栖身二十年后,为逃避越王的追踪,又携妻带子沿运河北上,移居定陶,更名换姓,起头了新的糊口。昌虑国的后报酬留念他,便将他隐居并牧羊的小山称为陶山,山上曾建有范蠡庙,现难觅踪迹。汗青上能否真有此事,我们很难考据,若是把它定为一个传说,这也是一个斑斓的神话。 河水绕陶山下行,盘曲盘桓,在羊庄盆地的出口处,北有落凤山,南有龙山头。落凤山北面的木石即是科圣墨子的家乡,龙山头西面是闻名遐迩的北辛文化遗址,它坐落在古薛河旁的高地上,东依低矮的龙山,三面被古薛河的河流环抱,处于平原与丘陵的交代地带,地势平展,地盘肥饶,是古代先民处置农业出产勾当的优良场合。197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对北辛文化遗址进行了挖掘,据测定其年代距今7345年,是我国东部沿海、黄淮流域所发觉的新石器时代最早的遗址,是大汶口文化成长的泉源,它将山东的史前考古向前推进了一大步。这里就是古薛最早的农耕文明,也是古薛最早的文化泉源。

  薛河孕育了古薛文明

  百里薛水,曲曲折折,枝枝蔓蔓,它像一棵树,一张网,把薛河道域陈旧而光耀的文化串在了一路,形成了运河文化的一部门。

  你可知否,薛河仍是汗青上最早的运河,也是后来京杭大运河的主流。早在春秋末年,以薛为首府的徐州,计谋地位主要,水陆交通发财,为兵家必争之地。吴王夫差北征,在鱼台、定陶间开挖菏水,以沟通泗水和济水的航运。而毗连泗水的薛河,就成了其时的“薛王河”;宋元当前,微山湖逐步构成,薛河又成了毗连薛地的“运粮河”。现在,薛河两岸遗址犹存,有“仓留粟谷以备战用”的大小康留村,泊船的仓留坝和屯粮的“晾米台”遗址,薛国故城表里浩繁称“仓”的村庄。遥想昔时,在薛河道域这片富庶的地盘上,两岸囤积着各色各样的仓储粮草,河中穿越着许很多多的运粮船队,曾现出一片忙碌的气象。急促的船队穿过古薛河,然后转入泗水运道,驶往京城。四百年前,为了包管京杭大运河的漕运平安,在北辛村西把薛河向南开挖主流,注入微山湖时和泇运河交叉构成十字河。新中国成立后,国度大兴水利,1958年在北辛村东筑坝,向下流开挖了新河称为新薛河。因而,北辛文化发祥地,也就成了新老薛河的分水岭,十字河的交汇点。老薛河,从北辛村后蜿蜒向西静静地流淌,积淀着厚重的汗青文化,见证着汗青沧桑;新薛河,从北辛村前浩浩大荡地向西南流淌着,承载着一路欢歌,弹唱着新时代的乐章注入微山湖。 一条河道,打开了一部史乘;一条河道,揭开了人类的文明;一条河道,展现着薛国的灿烂!古薛河、小魏河、玉水河、小苏河、十字河等等,一条又一条河道,一个又一个薛水的分支;北辛、奚仲祠、西王宫、西康留、前掌大、薛国故城、奚公山、奚邑等等,一处又一处遗址,一个又一个文化的圣地!薛河融汇着北辛文化、大汶口文化、龙山文化、岳石文化等诸多陈旧文化,它不只为我们带来了宝贵的水资本,并且为几百万鲁南人民甚至整个华夏民族留下了丰硕的文化财富。

  〔明〕周天球

  公家兴作之事,必资庶众之力,苟非仁恩素浃、才智周详,则民弗我用,而财易于匮,鲜克济矣。灵台之诗,致美子来,固其征也。嘉靖乙丑,河决坏漕,改凿新渠,疏筑司理惟永。而浮议纷如,谓不成成又不成久者,盖指三河冲溃,沙水莫能避也。今大司空朱公、大中丞潘公,夙夜翼翼,图所尽善。而克副其心者,惟滕尹张侯焉。侯名启元者,门第龙泉,英资茂德,天发之俊,令滕三年,政和民富,适兹大工,起首趋役。二公议筑坝,断沙河之流,折赶牛沟之泉入薛河,以济运渠。命侯与邹尹肩其事。侯祗奉相度探薛河之源,出费邑诸山,会滕诸泉,经百余里西下。流缓则清,稍驶则溷以沙。施以木坝扼其冲,则嚵嚼侵蚀,不旬月颓陊矣。因建白,欲易以石。初计土坝费镪当千,用石当倍,上不成,侯乃谓:“民不成再劳,工当从永定。”固请,得允。方立表,方莅适绵雨妨工,同事不力,弛张异施。侯虑绩之或隳,愿独任之。斟度剂量,缜而不烦,首囊沙以遏新涨,开旁堰以宣积流,尽发浮沙涨及竖土。又虑采石他山,道远滋费,谕邑之众,输其旧琢,而倍偿之。民抢先辇赴,部桩叠石,灰铁键锢,层级可承,奔注平砬,可受冲激。绵亘如堵,两涯壁立,面则稍昂,沙不得乘水俱下。清此泌沸,永济我漕,不圮不崩,将千祀有赖矣。计高可一丈,广丈有五尺,袤十有八丈,摆布翼各三丈有五。工之一直,仅五十日,支官币一百八十有四两,视计土坝之数不什之二焉。然成之之速、费之之寡。由民之乐于趋事,若丁大夏等千不足户;以细石助,张昺等五十户;以车辆助,李敏等百户;以豆草助,省祭义民等;官袁翔、王浚各服勤监视,不舍日夜;以末力助,刘金等四十余户;以匠作助,蔡世虎四百余户。是以材不取而鸠集,人不戒而贾勇;当暑疫之候而不病,违农日之时而不怨;即齐之以刑不克不及逮。此良以侯之从政,秉拔葵之操,推鞭蒲之仁,施擿伏之明,煿隃涯之惠。士蒙其化,人受其福,咸怀爱戴之诚,不啻子趋父事。所以浩穰之工,先群僚而首竣;永赖之绩,无巨费而早成。允当述美诏远,以彰卓茂者也。余就辟沛上,雅闻侯之懿,而滕之乡先生棠原侯令君辈,复以记请,遂为叙,次之。

  【作者简介】

  周天球(1514~1595),字公瑖,号幼海,江苏太仓人,书画家,时丰碑大碣多出其手。

  薛河石坝:在今微山县夏镇纸坊石坝村。开国后,村民起石建房,今坝不存。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16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(2019-04-30)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