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薛河 > 薛河考古 圣云功半

http://louisgagne.com/xh/44.html

薛河考古 圣云功半

时间:2019-06-16 01:22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前几天在超市碰到大官口村的刘传彬,我问刘大叔身体好吗?传彬说走了三年了。一股悲惨的溪水从我心头流过。

  1987年,一位乡间老夫来文化馆说,俺村后的薛河埋着一块唐牌,趁干河你去看看。他住微山县夏镇大官口村,叫刘圣云,我热情地称他大叔。次日我便骑自行车到了薛河,圣云白叟让他儿子传彬扛上锨镐帮我找碑,下到河底挖了几个深坑,太阳西落时终究见到一块石碑。我跳到坑里,拂去泥沙,“开元十四年岁次丙寅”一行楷书跳入眼皮,一阵兴奋赶跑了怠倦。我对传彬说,天快黑了,你明天挖出来送文化馆。馆长赵明程翻阅典籍考据碑文,唐代薛河南岸有一座伽蓝寺,释教徒都为父母建筑小佛像、小石塔供奉在寺院。

  赵馆长说,看来薛河还有一些释教石刻,还得找。我怀着探古寻宝,步入唐朝的热情和义务,天天骑自行车去薛河察访村民,察看河貌,只盼着唐代的青烟多多从河底冒出来,让我从烟雾中追随唐代民间宗教和文化。

  我到圣云白叟家里说,请他做文物消息员,给点补助……正说着,见他腚底下坐着有雕镂的石鼓。他站起来,我细心一看,莫不是石塔构件?他说是从河里弄上来的,家里还有几个。我大喜,院里有石塔级、石佛像、莲花盆等,他当饭桌的莲花盆又完整又美妙,这皆是石塔构件,让他通盘送到文化馆,并当即发给他庇护文物的奖金。

  之后,谁在河里挖沙发觉文物,圣云白叟上街赶集时都来告诉我。每过十来天,我就去薛河一次。他挖到唐代瓷注、瓷片、几枚铜钱等,都给我留着。真是无意插柳柳成荫,大官口、小官口的村民晓得考前人员常来,便上交家存的隋碑、唐代瓷豆盘、货币及猛犸牙化石等。一位教师说,河底还有两块开元年间石碑,不克不及确定位置。一天,圣云白叟让儿子来找我,说村民刚在岸上挖到一件“八仙人”。次日一早,我就找到村民家,是一件雕镂8个佛像的石塔级,极为精美,说服村民上交了文物。

  圣云白叟的家庭糊口前提不太好,他天天放羊,儿子干建筑队。每次上交文物时,我就多给他一点奖金。他父子成天在两岸打探消息,干建筑队时,别人挖到坟墓就认为晦气,传彬就在骨架中翻找文物。他上交过汉代陶器、新莽时代陶釜、铜镞,北朝瓷碗,唐代釉壶、铜镜,元代釉碗,明代瓷壶,清代石碑等,有几件文物相当宝贵。我不单多给奖金,有时请传彬喝两杯,还让记者给他录相播发,登报表彰,以激发他庇护文物的热情。

  1997年冬,圣云白叟来文化局说,水利局在薛河有清淤工程,趁挖河能找点文物。我千恩万谢,十分冲动,若不是他供给消息,我怎样也得不到这个主要的寻找文物的良机。我一冲动,给他50块钱消息费。次日,我就骑自行车,顶着呼啸的冬风赶到薛河,问清了开工、里程、机械、土方等细节,向局里、县里作报告请示,马县长协调公安、水利、文化部分打印了施工期间庇护文物的布告。

  冬风寒冷,雪花飘飘。四十多天里,我天天骑自行车来回12公里,合计400余公里。人家岳飞“八千里路云和月”,俺老杨“八百里路风和雪”。履历了常人难以忍耐的饥寒交煎,履历了常人难以理解的憨拼傻冒,履历了常人难以享受的无限乐趣。

  12月初,工程完工,我收成了隋唐释教石刻、石碑,以及原始社会至明代的各类文物合计二百余件。我考据认为,隋唐时代薛河两岸释教流行,南岸的伽蓝寺香火兴旺,唐武宗在全国灭佛,此寺被折,一切用品都扔进河中。有人说,石碑和条石可加固石桥。因而5块唐碑集中在河底完整保留下来,考据文章颁发在北京、济南的报刊上。我凝望着这些宝贵文物叹道,若非圣云白叟及时奉告消息,我县的隋唐考古工作哪有这么巨大的收成?

  最初一次见到圣云白叟,是2006年春天,他在河滩放羊。我对他说,文化局让我内退,我当前就不来了。19年来,你父子俩为庇护文物尽了心,出了力,感谢你。看着他陈旧的穿着,干瘪的老脸,如霜的发须,我掏出本人的50块钱撒谎道,这是单元给你的补助。

  内退赋闲,深居简出,写了多篇关于薛河的文章,颁发在国度级学术刊物、国度文物局的论文集,几家报纸都提及圣云白叟的贡献。没有他,我怎样晓得薛河,怎样发觉河沙中的文物,怎样向海表里引见隋唐宗教文化?

  一晃13年,我没去过薛河,更没见过圣云白叟,我估量白叟也许不在人世了,如活着离九十不远了。在超市碰到传彬,才晓得白叟不在了。

  半夜,我关上台灯,躺在床上,脑子里如影视片花一样:一位身穿补丁衣服的乡间老夫来文化馆说起薛河,一位白叟坐在唐代石刻上抽烟,一位白叟提着唐代瓷注向我走来,一位白叟牵羊慢慢向我接近,一位白叟给我说要挖河了,一位发须霜白、略微弓腰的白叟一手牵羊一手抬起向我作最初的辞别……